不明“寄生虫”上身可能是精神疾病引发的幻觉

时间:2015-11-04 来源:营养MSN中文网

[摘要]

空间拥挤、久坐、工作单调、工作压力大等因素容易让员工出现虫子的幻觉和错觉很多昆虫会寄生在人和动物身上,例如常见的虱子、螨虫等。有的昆虫还会“寄生”在人类的想法之中——我们的想法是各种感觉与信念纠缠在一起的产物,潜藏着祖祖辈辈先人与“虫族

  空间拥挤、久坐、工作单调、工作压力大等因素容易让员工出现虫子的幻觉和错觉

  很多昆虫会寄生在人和动物身上,例如常见的虱子、螨虫等。有的昆虫还会“寄生”在人类的想法之中——我们的想法是各种感觉与信念纠缠在一起的产物,潜藏 着祖祖辈辈先人与“虫族”斗争留下的本能,容易对皮肤上的异常感觉、与昆虫有关的可怕记忆过度敏感,出现各种与虫子有关的幻觉、错觉和妄想。如果发展到典 型的疑病障碍,患者会无休止地与子虚乌有的“寄生虫”开战,还会反复去医院和专业机构检查,即使查不出有虫也改变不了根深蒂固的想法。专家建议这类患者及 早治疗,必要时得吃点抗精神病药物,因为时间拖得越久,治疗难度越大。

  新闻回放:

  媳妇睡了去世公公的被子感染“寄生虫”

  宁波市镇海区的曾女士在2011年10月的一天晚上,从家里的柜子拿出一床被子当作垫被,结果睡觉以后开始感到皮肤痒及轻微的刺痛 感。她次日发现,“被子上全都是黑色小点,比芝麻小些,凑近一看,还会动,是活生生的虫子啊,我一掸,就像下雨一样往下掉,再看被子里面,厚厚的棉花被子 已经被蛀得到处都是洞。”

  原来,这是前几天死于重病的公公用过的被子,没有经过洗晒就被曾女士无意中睡了。更糟糕的是,老人家生前“吃喝拉撒都在床上”……

  平素爱干净的曾女士吓得赶紧把被子扔了,连续几天使劲搓澡,但“寄生虫”上了她的身子之后就再也不走了。她说随便揉揉鼻子﹑搓搓头发就会掉下黑色的“成 虫”和白色的“虫卵”。她平时要用双面胶粘皮肤上的“虫子”,还用棉花球塞住双耳,“用来堵虫子的,可有时候堵了也没用,虫子还是会爬到耳朵里咬。”

  “寄生虫”一直困扰了她4年,其间她去过宁波﹑杭州﹑上海﹑等数家以皮肤科见长的大型医院做了多次检查,又把“虫样”送到宠物医院、寄生虫研究所等专业机构,然而所有的医生和寄生虫专家都说“没见过这种虫子”。

  曾女士只好自己杀虫,先后尝试剃光头、抽烟、白酒泡澡、喷敌敌畏等,几次差点中毒,但都无效。她的丈夫决定和她离婚,儿子也很少回家,都是怕传染上虫子。“寄生虫”把她从一个年薪十多万元的职场丽人变成了没法上班、离群索居的“怪物”,生活要靠朋友接济。

  专家分析:

  现实刺激加上性格因素诱发疑病症

  暨南大学医学院附属脑科医院心理行为科主任王德民分析曾女士的病例后认为,她很有可能是患了疑病症。这种病的起因大多是患者受到了现实刺激(如“盖了去 世老人的被子”),再加上性格因素(如“爱干净”),就对“寄生虫”之类坚信不疑,形成了超价观念,感觉过敏而造成身体不适。一些人无休止地就医检查,为 此放弃了工作与生活,听到医生否定自己有“病”反而出现怨恨的情绪,这些都非常符合疑病症的表现。

  如果疑病症患者反复到寄生虫专科等就 诊、检验也无济于事,王德民建议可看看精神科,医生会做心理治疗,包括支持性心理治疗及认知行为治疗,伴有焦虑、抑郁症状的患者可以服用药物抗焦虑、抑郁 治疗,必要时可加上小剂量的抗精神病药物以改变错误的超价观念。疑病症若得到早期治疗,疗效很好,但病程超过5年以上者的超价观念已经根深蒂固,治疗的难 度很大。此外,医生会对患者的家人进行解释和心理干预,因为他们不是专业人士,缺乏医学知识,长期受到患者的抱怨误导,也可能觉得“寄生虫”之类是真的。

  寄生虫的幻觉与错觉:进化的本能

  幻觉发自内心,是独一无二的个人体验。美国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昆虫学博士杰弗里·洛克伍德指出,戒酒的人可能出现典型的昆虫幻想,会“看见”墙上有虫, 或者自己身上有虫,还会出现“触觉”,觉得虫子在自己的皮肤上爬,在专业上的说法是“蚁走感”;长期服用某些药物也可以诱发寄生虫幻觉,例如吸服可卡因、 冰毒等毒品可以让瘾君子感觉身上长了虫子。

  错觉与幻觉一样,都不是真实的感觉,但是错觉与身体感受到的真实刺激有关。洛克伍德称,寄生 虫错觉是人们感受到客观的刺激后误以为有虫子。例如,一家公司的办公室通风系统由于设备老化,吹出一些绝缘材料的粉末,沾到员工的皮肤上产生刺痛的感觉, 大家就以为是有虫子咬,找人来喷杀虫剂也没用,直到最后查明原因,清理了通风系统,“虫”就不见了。

2017-js-新广告

  人类的祖先一直与虱子等害虫长期斗 争,所以人类进化出痒的感觉,以及对虫子很敏感的本能。而且,人类很执着地要找出事情的因果关系,有寄生虫幻觉、错觉的患者通常遭遇过蟑螂、跳蚤、虱子等 害虫出没,此后一旦感觉到皮肤痒就联想到虫子。洛克伍德称,痒是很容易“传染”的感觉,当一个人在挠痒痒,很快周围的人也觉得痒了,进而抱怨子虚乌有的 “虫”。这该怎么办?首先要消除刺激的源头,其次需要改变社会环境——心理学家研究发现,空间拥挤、久坐、工作单调、工作压力大等因素容易让员工出现 “虫”的幻觉和错觉。

  寄生虫的妄想:入戏太深影响家人

  妄想比幻觉和错觉更可怕,不仅是错误的认知,而且还包含错误而 顽固的信念。洛克伍德称,寄生虫妄想症的患者会出现一系列典型症状。例如“火柴盒征”,患者用火柴盒或者其他器皿装着一些家里的碎屑去找医生,说那是 “虫”,绘声绘色地讲述这些“虫”是怎么来的。寄生虫妄想可导致患者自残肌肤,包括抓挠、抠挖、用利器切割皮肤,故意把有毒或有腐蚀性的化学物质沾到皮肤 上杀“虫”,有的严重患者每天用开水煮床单和衣服,高温烘烤床铺、枕头、沙发、靠垫,给自己身上喷洒有毒的杀虫剂。由于他们“入戏太深”,连家人都受到影 响,觉得“虫子”确有其事——研究发现,有10%~25%的患者的家庭成员也觉得有“虫”。

  即使各种症状都显示患者出现了妄想,但不排 除有时患者真的是寄生了肉眼难以察觉的节肢动物之类,因此在治疗上,最好咨询昆虫学家、皮肤病学家和精神病学家,做足各项检查才能明确是不是寄生虫妄想 症。如果确实是这种病,假如得不到治疗的话,患者很少机会能够自愈,但是目前医生还拿不出疗效明确的治疗方法。洛克伍德表示,心理治疗对一些患者有效,认 知行为治疗可让患者运用理性系统地整合自己的情绪和感觉。对于严重的急性症状,可能还要用到一些精神活性药物治疗。

分享到:
久久健康网| 关于我们| 网站地图| 问答地图| 疾病地图| 招聘信息| 战略合作| 媒体报道| 意见反馈|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