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缝肛”门:鉴定说“缝了” 医方露馅了

2010-08-26 11:02:31 来源:www.511511.com

[摘要]

  深圳产妇“缝肛门”事件的法医鉴定书表明,产妇肛门痔疮确被“缝扎”,助产士张吉荣“以人格担保没动针”的说法被证明是谎言。

  深圳产妇“缝肛门”事件的法医鉴定书表明,产妇肛门痔疮确被“缝扎”,助产士张吉荣“以人格担保没动针”的说法被证明是谎言。协助张吉荣说谎或为张辩护的医生与专家,也因此更加令人关注。

  8月12日,深圳产妇“缝肛门”事件的当事人陈诚(化名)得到了深圳市罗湖公安分局公示的法医鉴定书,认定其妻林静(化名)肛门痔疮被“缝扎”。至此,沸沸扬扬的“缝肛门”事件初有结果,助产士张吉荣面对媒体所谓“以人格担保没动针”的说法被证实是谎言。

  协助张吉荣说谎,或为张辩护的专家,也因此更加令人关注。不过,种种迹象表明,尽管法医证实林静肛门确实被缝,但因卫生部门、相关专家另有说法,事情仍分外复杂难有定论。

  助产士谎言破了

  由深圳市公安局罗湖分局出具的这份“鉴定意见告知书”中写道,产妇林静“肛门周围见环状痔脱出,水肿;脱出物在9点位,可见黑色丝线缝扎,肛门周围皮肤未检见损伤痕。”该报告传达的信息主要有两点,一是产妇确有痔疮,二是痔疮被作“缝扎”处理。

  此报告结论来之不易。据悉,在当事人陈诚报案,警方提交法医鉴定时,后者一度以“本案不属于验伤范围”为由退回,但最终仍做出了鉴定意见。

  事实上,早在法医鉴定结果出来之前,陈诚就分别将妻子带至两所医院看病,两所医院的医生均认定其妻肛门被“缝扎”。“缝”还是“没缝”之所以成为问题,缘于7月29日深圳市卫人委召开的“新闻通气会”。“通气会”上,深圳市卫人委医管处处长周复通报调查结果称,“没有证据表明产妇肛门被缝合”,只是助产士对产妇痔疮出血进行“结扎止血处理”。这实际上否认了媒体关于“缝肛门”报道的真实性。

  然而,就在新闻通气会欲匆匆结束之际,有记者提出关键问题?周复答。记者反驳说,问题不在于家属是否提出,而是调查组为查明真相必须去做。

  眼见场面陷入僵局,与会的深圳市卫人委副巡视员谢若斯向记者表示,将由周处长下午召集专家再度赴凤凰医院对产妇进行检查。

  于是,四位专家被临时召至凤凰医院会诊“缝肛门”事件。在记者的强烈要求下,四人的身份被公开,分别是、深圳市中医肛肠科主任魏志军、北大深圳医院肛肠科主任何美文、深圳市人民医院产科主任张海鹰。其中前三位为肛肠科专家,后一位系产科专家。而他们主要解决的问题,就是产妇肛门“究竟有没有被缝”。

  产妇肛门是否被缝,被认为是整个“缝肛门”事件的关键。因为产妇林静在生产时,由张吉荣对其做了会阴侧切手术,如果通过动针对痔疮进行缝扎止血,就可能因为污染引发严重后果。作为医务人士的张吉荣不会不明白这一点。

  如果没有动针,助产士的行为纵使违规(止血处理本应是医生职责),也会被解释为好意,至少绝非因红包送少而对产妇的报复。事件的性质,也就由“恶意报复”变成为“好心办错事”。

  专家观点“摆乌龙”

  7月29日下午,四专家检查完毕之后,在凤凰医院会议室向记者通报结果。首先发言的是深圳市人民医院肛肠科主任王东。该主任称产妇生产过程中痔疮出血,凤凰医院做了“缝扎止血”处理,“缝扎当然要用针”。

  在王东提及“缝扎止血”后,记者中间发出一阵嘘声。因为就在一个小时前,助产士张吉荣出来接受记者集体采访时,声称止血用的是“结扎”,“绝对没有动针”。如果王东所说属实,那张吉荣无疑是在撒谎。

  看到记者提出异议,王东又称,“缝扎”与“结扎”的目的都是为了止血,“就像吃饭一样,用筷子也可以吃,用勺也可以吃”。

  此解释显然无法让记者满意,继续追问究竟是缝扎还是结扎。此时另一位专家何美文解围,称“没有意义”“无法判断”“(是缝扎还是结扎)只有切开才能看得到”。

  而另一位专家、深圳市中医院肛肠科主任魏志军附合此说,称目前无法判断是缝扎还是结扎。

  在关于痔疮止血是“结扎”与“缝扎”问题无果而终之后,专家们进一步强调。依据是病历记载产妇大便通畅,言下之意,肛门至少没有被缝死。

  然而有医务人员对南方周末记者称,缝的是肛门还是痔疮,以及是否缝死等都不重要,关键是医务人员的错误处理给产妇造成肉体和精神上的伤害,且威胁到其生命健康。

  而这一点在新闻通气会上恰恰被专家们回避。

  专家在新闻通气会上关于“缝扎”的说法,被一位业内人士解读为不慎摆了“乌龙”,“事前没能统一好口径”。

  为助产士辩护的专家们

  然而,即便是承认“缝扎”,上述业内人士认为,按照专家们对此事的定性,助产士仍无需承担太大责任。

  在新闻通气会上,专家们均称,助产士张吉荣对产妇的“结扎”,并非手术,而是因为其痔疮出血采取的“紧急”措施(此前,凤凰医院人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将张吉荣的举动解释为“免费做了一个手术”)。这个说法如果成立,张吉荣也就不必因为“客串”医生职责而承担责任。

  对于“止血”问题,何美文甚至不认为是“治疗措施”,只承认是“急救”。“我要纠正你们一个观点,它(结扎止血)不是手术,不是治疗措施,痔疮急性发作,它会出血,作为医务人员看到出血,有义务有责任进行临时处理,作为护士,看到出血不止血就是失职。”

  有记者当即质疑,医院不是野外,急救为什么不找医生?何美文答,“顺手”就给做了。“顺手”说法一出,又引起一片哗然。眼见何身处被动,深圳市卫人委医管处处长周复插话,要求记者不要再就此“纠缠”。

  由于陈诚曾对记者声称,助产士曾强行拆线以“销毁证据”,有记者当场问专家是否看出“拆线”,结果深圳市中医院肛肠科主任魏志军回答是“线是存在的”,再次打了太极。

  尽管“新闻通气会”内容疑点重重,但在次日,多家媒体仍以“产妇肛门未被缝”为题报道了深圳市卫人委的调查结论,院方由此开始扭转不利形势,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专家开始为凤凰医院说话。8月5日,中科院院士李连达在人民网上发表署名文章,称:“缝肛门”是荒唐的闹剧,“危言耸听的新闻炒作,很不应该”。

  病历真实性存疑

  与通气会上的三位专家相比,李院士观点更为极端。认为对痔疮进行止血,无论进行“结扎”还是“缝扎”都对,“不需先请示……是完全正确的医疗处理”。不仅如此,即使护士曾经拆线,也是合理的,媒体“疑神疑鬼的心态很不正常”。就连已经被深圳市卫人委认定的助产士处理违规一事,李院士也给予推翻,认为“助产士的处理是正确的,后果是好的。不存在‘违规’问题”。

  然而,就在专家们努力营造“止血有理”论的时候,产妇到底是否真的存在痔疮“出血”却成为疑问。

  有专业人士对记者透露,产妇生产时生痔疮比较正常,但痔疮出血却很少见。尤其是对林静这样做过会阴侧切的产妇而言更是如此。

  关于林静产后痔疮出血一事的认定,专家们依据的是凤凰医院的病历记录。对此,记者在病历上看到如此表述6点处有一1菖1菖1.5cm大小的痔核,有活动性出血,给予4号线结扎、止血。此表述引起多名医务人员的质疑,一是对于出血一事描述极为简单,并没有提及出血量。另外,无论是法医鉴定结论,还是给林静作出诊断的两所医院,均认定其痔疮是在“9点”位置(肛肠科专业术语,对应的是“截石位”),而非凤凰医院病历上所记载6点位置,有医务人员指出,如果该位置也是对应截石位的话,说明助产士张吉荣很可能连痔疮的位置也搞错了,不知其“结扎”的是哪里。

2017-js-新广告

  而据周复在新闻通气会上的说法,作出这一记录的正是张吉荣本人。因为张是缝肛门事件的利害攸关方,由其书写的病历是否真实也就成为疑问。

  南方周末记者在这份病历上看到,上述记录旁边的“手术者”一栏的签名是张吉荣,“指导者”栏的签名是产科医生薛丽华。这意味着本该作出处理的薛丽华仅仅是旁观“指导”,而手术者却是没有资质的助产士张吉荣。而且,这一记录如果属实,那么专家所谓的“紧急措施”说也不能成立,因为医生就在现场“指导”。

  事实上,陈诚事后曾问过薛丽华,对方承认林静生产时她没有发现痔疮出血。因此,陈诚高度怀疑病历系事后院方为掩盖真相造假形成。

  此外,陈诚强调说,妻子生产之后,一连三天都不能解大便,但是病历记载却是“大便通畅”(这成为卫生部门和专家认定肛门未被缝死的最主要证据),完全不符合事实。(作者


分享到:

相关文章

久久健康网| 关于我们| 网站地图| 问答地图| 疾病地图| 招聘信息| 战略合作| 媒体报道| 意见反馈|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