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惠氏被指“幕后黑手”操纵“超级细菌”

2010-08-26 11:02:22 来源:www.511511.com

[摘要]

资助论文刊登带动旗下抗生素销售 医疗旅游受打击印度反驳“源头说”

  资助论文刊登带动旗下抗生素销售 医疗旅游受打击印度反驳“源头说”

  英国杂志《柳叶刀传染病》日前将这一简称为NDM-1的新型“超级细菌”引入公众视野,并且表示该“超级细菌”起源于印度,是在细菌的DNA结构中找到的,它可以轻易在细菌之间复制和传播。

  但外界却质疑“超级细菌”是否真实存在,还有专家认为,这是美国惠氏操纵的一场阴谋,该公司是《柳叶刀传染病》杂志所刊登论文的资助方之一,而“超级细菌”的研究报告会进一步助长惠氏替加环素在全球范围内的销售额。

  两类病患 易染“超级细菌”

  过去,研究者发现金属酶通常只存在于铜绿假单胞菌内,但近年开始,这种酶在肠杆菌科细菌,尤其是大肠埃希菌、肺炎克雷伯菌的DNA结构中也出现了。

  作为医院院内感染的两种常见细菌,大肠埃希菌、肺炎克雷伯菌“主攻”方向不同,而后者是细菌性肺炎的致病因素。新型金属酶“附体”后,这两种细菌摇身变为“超级细菌”,杀伤力也随之猛增。

  现有研究发现,感染“超级细菌”的患者主要是两类人,即大量使用广谱抗生素的长期住院患者和使用机械通气、中心静脉导管插入术治疗的患者。这些病人机体抵抗力较差,也表明此类细菌虽然耐药性极强,但可致病能力相对较弱。广东省疾控中心微生物检测所副所长邓小玲说,从这个角度来说,“超级细菌”的攻击对象不是普通人,因此市民无需紧张。

  惠氏公司 被指“幕后黑手”

  国际权威专家沃尔什表示,“现在没有任何万无一失的方法杀死NDM-1”。目前,对这种“超级细菌”具有效果的只有两种抗生素,但受到感染的病菌很快就能对这两种抗生素产生抗药性。近日,英国卫生部宣布,英国已经开始讨论研制新抗生素。但不少科学家对此持悲观态度,认为可能10年内都不会有对NDM-1有效的新抗生素出现。

  实际上,研究报告中指出的,目前发现对“超级细菌”还暂时存在抗性的两种抗生素之一的替加环素,正是由美国惠氏药物公司最早开发的。新药当年上市以后,2006年前半年,惠氏公司的替加环素销售额就达到了2700万美元。有专家估计惠氏在2010年的全球销售额可以突破15亿美元。上述报告出台或许会进一步助长惠氏替加环素在全球范围内的销售额。

  对此,惠氏18日发表公告,称该公司一直为医学方面的独立研究做资助,但从未对其产生任何实质上的影响以妨碍其结果的客观公正性。

  印度喊冤 并非细菌起源地

  NDM-1研究报告公布以来,无疑对近年来正大力发展医疗旅游的印度造成了沉重的打击,并引起了印度医疗机构的强烈反弹。印度卫生官员公开表示,上述研究结果是 “不科学的”和“出于经济利益驱动的”。印度卫生部甚至指出,不仅“超级细菌”起源于印度的这一推论“没有科学数据的支持”,研究人员也得到欧盟、维康基金会和惠氏的资助。

  印度传染病专家日前对媒体说,近来印度出现携带NDM-1抗药基因的“超级细菌”,显然与印度国内长期滥用抗生素现象有关。

  新德里阿波罗医院传染病专家阿布杜尔-加法尔对媒体说,滥用抗生素是出现“超级细菌”的原因。抗生素诞生之初曾是杀菌的神奇武器,但细菌也逐渐进化出抗药性,近年来屡屡出现能抵抗多种抗生素的“超级细菌”。

  加法尔说,印度是世界上滥用抗生素现象较为严重的国家,造成某些抗生素对60%至70%的印度人口不能起到有效抗菌作用。而发达国家这样的比例平均只有15%。

  加法尔认为,今年仅在孟买的一家医院就连续发现22例携带NDM-1基因的“超级细菌”感染病例。他认为,如果对印度全国的类似病例进行统计,其结果将是惊人的。

  新华时评

  起源不重要 应对是关键

  近来,一种新型耐药细菌在南亚和欧美一些国家感染患者甚至导致死亡,引发人们对该细菌进一步跨国传播的恐慌。那么这种耐药细菌是否真的可称为“超级细菌”?对此人们应理性看待。

  英国医学杂志《柳叶刀传染病》11日刊登研究报告称,英国医院发现一类新的耐药细菌,感染者曾在印度和巴基斯坦接受外科手术。这种细菌抗药性极强,已感染英国、美国、瑞典、荷兰、澳大利亚个别居民,报告将这类细菌携带的抗药基因命名为“新德里金属蛋白酶—1”。而印度因文章将细菌发源地指向本国而表示不满,从官方到专家纷纷高调驳斥。

  “超级细菌”本身到底有多大威胁?事实上,所谓的“超级细菌”名为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于上世纪60年代已首次发现于英国,常规抗生素治疗对感染者不起作用,严重感染者可能死亡。这一细菌近年来曾多次肆虐英美等国,并在各大洲间传播,在非洲更加多见。

  不过,无论报告的作者还是中外权威专家都承认,所谓“超级细菌”远没有甲型流感那么强的传播能力,公众对此不必恐慌。而且,人类对付“超级细菌”并非束手无策,特殊抗菌素、中药以及离子消毒法等都可用于对抗该细菌。

2017-js-新广告

  渲染“超级细菌”背后是否存在利益动机让人生疑。印度卫生部说,这一研究由两家生产抗生素的制药公司赞助,而“超级细菌”事件爆发后,多个制药企业在欧洲乃至全球股市上股价走高,生物医药板块飘红。然而,“超级细菌”事件却直接损害了印度蓬勃发展的医疗旅游。由于印度的医疗成本只有西方国家平均水平的五分之一,印度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医疗旅游目的地国,而本次事件无疑将使印度医疗旅游吸引力大打折扣。

  有关专家指出,对这一抗药病菌不能掉以轻心,对付“超级细菌”的治本之策是减少对抗生素的滥用。抗生素诞生之初曾是杀菌的神奇武器,但细菌也逐渐进化出抗药性,近年来已屡屡发现能抵抗多种抗生素的细菌。由于新型抗生素的研发速度相对较慢,似乎赶不上新型抗药性细菌的生成速度,对付细菌的抗药性已经成为现代医学重要课题。

  如果说此前的报告只关注了“超级细菌”在英国、印度和巴基斯坦等国的传播情况,那么随后在法国、瑞典、比利时等国相继发现病例说明,在全球化时代,病毒或病菌起源于哪里已经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国际社会一起努力,为谋求人类的健康和福祉携手应对医学新挑战。

  本版稿件据新华社、《新闻晚报》


分享到:
久久健康网| 关于我们| 网站地图| 问答地图| 疾病地图| 招聘信息| 战略合作| 媒体报道| 意见反馈|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