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细菌难治易防 保持平和心态有效预防

2010-08-26 18:54:10 来源:久久健康网

[摘要]

  “超级病菌”是否会在世界范围内暴发流行?浙江大学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传染病诊治国家重点实验室教授肖永红认为这种可能性不大,对此公众不用恐慌。“目前来看,这种病菌的致病力并不强,和普通大肠杆菌差不多,只是感染后很难治疗。”

  超级细菌难治易防

  浙江大学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传染病诊治国家重点实验室教授肖永红说:“现在这种超级病菌的感染主要是在医院,医院病人容易被感染,对于正常的、抵抗力没有下降的普通人,现在看来没有很大的威胁,不用像防非典那样来防范。”但养成良好健康习惯、增强体质、避免生病住院是有必要的。医院方面还要注意院内感染的问题,发现耐药病人应该适当的采取隔离等措施,等这种耐药性全部得到清除以后才让患者出院,这样才能够得到好的控制。

  谈到对“超级细菌”的防控,托尔曼说:“这些细菌虽然抗药性超强,但它们的致病性却并不一定强。”

  托尔曼以大肠杆菌和肺炎克雷伯氏菌为例介绍说,我们所有人的体内都有大肠杆菌,还有约40%的人携带肺炎克雷伯氏菌。对一个健康人来说这并不会产生什么问题,即使这些大肠杆菌和肺炎克雷伯氏菌是携带了NDM-1基因的“超级细菌”。但如果这个人因手术发生血液或尿路感染,那么这些通常很容易用抗生素治好的病症就变得棘手了。

  由于“超级细菌”难以治疗,对付它最好办法是防御。对个人而言,托尔曼的建议很简单:多洗手,注意饮食卫生,因为“超级细菌”仍然还是走“病从口入”的老路。

  保持平和心态 不必感到恐慌

  瑞典传染病防治所专家最近说,瑞典虽然已发现感染“超级细菌”的病例,但没有必要对“超级细菌”感到恐慌。

  据瑞典传染病防治所介绍,瑞典迄今已有两人被检查出感染“超级细菌”,这两人都在印度居住过,其中一人是在新德里一家医院接受手术后于2008年返回瑞典后被发现感染上“超级细菌”的,不过这两名患者经过治疗后都已恢复健康。

  最近,在传出一名比利时人死于“超级细菌”的消息后,瑞典传染病防治所专家安德斯·瓦伦斯滕对媒体说,出现因感染这种含超级耐药基因的细菌而死亡的病例并不让人感到意外,但也不能掉以轻心。

  该所要求人们提高对“超级细菌”的警觉,还要求瑞典各化验所一旦发现疑似病例,立即把化验样品送到传染病防治所做进一步化验。此外,它建议瑞典各医院对在南亚地区接受过治疗的患者进行全面细致的检查,以及在发现疑似病例后隔离患者,实施严格的卫生措施,以防止传染。

  合理用药才能有效预防超级细菌的侵袭

  托尔曼表示,对付“超级细菌”的治本之策还是减少对抗生素的滥用。自上世纪40年代以青霉素为代表的第一批抗生素诞生以来,人们日益依赖这种对付细菌的“神奇武器”。细菌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中不断发生变化,逐步获得各种抗药性。

  肖永红也指出,“超级病菌”的出现与抗生素的滥用分不开。抗生素的药效越来越高,随之出现的病菌耐药性也就越来越强,最后就出现了针对王牌抗生素耐药的“超级病菌”。临床上一般危重感染的患者出现“超级病菌”的情况较多,因为患者本身已经用过多种抗生素,这种情况的威胁也比较大。

2017-js-新广告

  “一有耐药的病菌出来,立刻出来针对性的抗菌药物,这是一种比较理想的状态”。肖永红指出,现实情况是,抗菌药出来后马上就有针对这种抗菌药耐药的病菌;而针对耐药病菌开发新药需要十年左右的时间。

  肖永红表示,单靠开发新的抗菌药不太现实,最根本的还是要合理使用抗生素。“无论医生还是患者,使用抗菌药必须合理,如果不合理用药,再好的药都会耐药。”一遇到伤风感冒等小问题就去买消炎药、抗菌药,这是很危险、很不好的用药习惯。

  同时,肖永红指出,对医疗机构、药店也要加强合理用药的监督管理。“我国早就有合理使用抗生素的一些规定,但是实际工作中没有很好地执行,对执行的情况也缺少监督和评估。”

(编辑:王红琳)

分享到:
久久健康网| 关于我们| 网站地图| 问答地图| 疾病地图| 招聘信息| 战略合作| 媒体报道| 意见反馈| 联系我们